关灯
护眼

    金阳心头一窒,看向上头的男人,等待他松口借钱。

    金盛修长的手指弹了弹桌面,一副玩味的样子,“谁拉你下水的,你就找谁来解决。”

    “……”金阳的眼神变了变。

    “动动你的脑子。”金盛一脸嘲讽,“你并不算一无所有,那些赔偿,其实……你付得起。”

    金阳听出来了,不管自己付出什么代价,金盛都不会借钱给他。

    还嘲讽他。

    他若付得起,又岂会来此求人?

    还是一个有过节的人。

    金阳的脸色很不好看。

    “别这样看我,年前你损害我金家脂粉名声时,就该想到,我们已经没有任何交情了。金阳,都是生意人,你该看清楚局势。

    不过,我看你好像不大明白,看在合作过的份上,再提醒你一句,解铃还须系铃人,眼下能救你的,只有李家村。

    来人,送客!”金盛起身,一撩衣袍,阔步离去。

    金阳失魂落魄地从金家出来。

    跟着他的两个衙役,看了他一眼,又默默地跟了上去。

    金阳也不管他们,独自往城外走去。

    哪知,并不多的路程,竟然会被人辱骂,扔烂菜叶子!

    他此刻就如丧家犬,失了所有助力,之前请的打手也早就跑了,唯一能护他的,是身后的两个衙役。

    金阳回头看了他们一眼,“护我,还是我死,选一个。”

    两个衙役对视一眼,不情不愿地出手,呵斥动手的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