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到外面的领导,这名法医人员走上前来,身边还有其他的五六个人。

    第七区的人在给盛听汇报死亡检验的进展,忽然,一道低冷的声音响起。

    “他的死亡时间是多久?”

    沈朝惜眼神很暗,她随口一问,视线在审讯室内刚才出来的人员身上转了一圈,最后看向了那名白色大褂的人。

    听到她的问话,这名法医工作人员,似乎是脸色微冷,那双漆黑的眼睛朝她看了过来。

    因为戴着日常工作需要用到的口罩跟眼镜,能看到他口罩之下的薄唇似乎动了下,想要回答她这个问题的。

    但是没等这名法医人员回答,就听到第七区的人连忙说:“这个刚才已经查过了,死亡时间,应该最多不超过半个小时。”

    最多,不超过半个小时?

    沈朝惜挑眉,朝着他们看了眼,似乎是心里有了大概的推测。

    从第七区的人发现他们在审讯室内自杀,到在国际会议大楼的盛听接到消息,前后不过十来分钟的时间,加上路上花的时间,半个小时内,那他们的行动已经很快了。

    可是,是谁在半个小时以前,有可能涉嫌杀害他们呢?

    刚才在审讯室内,一切也都有条不紊地在进行着,只不过,越是平常的表面下,往往藏着不为人知的阴谋。

    “明早把死亡检验报告给我!”

    第七区的人现在,也都忙得不可开交,因为他们第七区要负责的不仅仅是调查国际会议杀人命案,还有国际会议安全的问题。

    第七区还要负责整个y国的情报,盛听本来是很忙的,但是会议结束,第七区就出了事,她不得不处理这件事。

    “嗯。”这名法医工作人员低声应着,随即,他跟着第七区这些搬运尸体的人离开了。

    沈朝惜目光,落在审讯室外大厅里,第七区这些人的工作岗位上,还有没吃完的餐盒,摆在那、

    本来他们是没有吃早饭,连夜在审讯嫌疑人的。

    但是没想到,就在他们出来吃个外卖早饭的功夫,审讯室里的人就自杀身亡了。

    “你们刚才说,嫌疑人出事,是在你们从审讯室出来后,休息的空隙?”

    也就是用来休息,吃个盒饭的空档,而审讯室离外面大厅,不超过五十米的距离。

    “是啊,闻首长,怎么了吗?”

    盛听也看向了沈朝惜,她的眼神有些暗了下来。

    第七区的人甚至还补充说道,以防漏掉什么细节的地方。

    “因为这些人比较重要,所以我们在审讯期间,看守也很严,几乎是困了就会换岗的。”他们盯着嫌疑人,几乎都不曾眨眼。

    “我们从前天晚上回来,到今天,都是在加班加点地熬,也是在审讯室这栋楼里吃的午饭和夜宵,包括今天也是!”

    他们审讯室的人没有离开过这栋大楼,那么,嫌疑人自杀身亡,只有今天他们出来休息的这个空隙时间里了。

    审讯室外面有人,但是里面的人,是不在的。

    听到他们说完这些话以后,沈朝惜挪开视线,她的眼神,往眼前审讯室外的大厅扫视了一眼。

    “那就对了。”

    “对了?”第七区的人不解。

    沈朝惜走上前,白皙的手指,落在了其中审讯室外大厅里的一个办公岗位上,桌上还有吃了一半的餐盒。

    “这是谁的?”

    她低声说着,忽然抬起眸来,看向了盛听周围的几名第七区的审讯室的人员。

    “我的,可是首长,有什么问题吗?

    这名审讯室的工作人员站出来,目光怪异的看过来,连忙认领道。

    “这个工作岗位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