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卢克索索菲特冬宫酒店,作战会议室。

    总统套房的客厅被改造成了一间宽敞简约的会议室,然而酒店方面并没有表达任何不满,摆出了‘只要少爷您开心就好’的态度令凯撒极为受用。

    最初大一的新生加上执行部的专员们有多达上百人,考虑到与纯血龙族的作战的最低标准,b级血统以下的新生都被派往了放哨、观察、与当地政府官员沟通等位置。毕竟,总不能让龙类吼一嗓子就失去战斗力的学员们踏上正式战场,那样不仅是送命,还会连累更多的人。

    因此此时会议室中的近三十名专员便是讨伐纯血龙族的主力军。

    “各位手中是关于纯血龙族尼伯龙根的部分资料,在各位观阅之后记得集中粉碎销毁,这份资料的保密程度为a级,它来源于本次的特邀专员姜正。”克雷格依旧是坐在长桌的尽头,右侧是凯撒,不过凯撒旁边不再是克莱拉,而是姜正。

    “你们没有尼伯龙根的资料吗?”姜正好奇的问凯撒。

    “应该是有的,但是很少,至少就我所知,现在秘党里没有任何一个人进入过龙族的尼伯龙根,像你这种资料卖给秘党估计能卖出一个天价。”凯撒说。

    听到天价,姜正顿时觉得整个人变得不好了,闷闷不乐道:“感觉自己好像错过了一个亿。”

    “如果觉得不满,事后你可以向执行部提出补偿申请。”克雷格淡淡道:“现在开始会议的正式内容。”

    得到一线希望的姜正立即正襟危坐。

    “我们在刚刚有两位专员失踪,分别是索恩以及劳伦斯,他们两人为一小组,负责对一些曾开发过的墓穴及地下进行探查,根据热感应成像技术与超声波定位回馈确定了两人的消失地点大致位于雅赫摩斯一世的墓穴口。”

    “所以这次复苏的龙类大概是这位?”有人问。

    “只能说有可能。”克雷格回答。

    “如果这些法老都是龙类,为什么不干脆把帝王谷给炸掉,这样以后这里就不会再有龙类复苏了。”凯撒说。

    “如果你有认真听校长的《龙族谱系学》的话你就不会问出这个问题了。”克雷格首先表达了自己对凯撒这种在课堂上不认真学习的不满,接着回答:

    “且不说这些法老是否都是龙类,大多数的纯血龙族是不会轻易使自己进入沉眠,战争是龙族历史的主旋律,使自己进入沉眠意味着对当时时代的逃避,同时会使自己陷入实力的低迷期,谁也无法保证上千年醒来之后天还是那样的蓝。另外,他们是不会将自己的沉眠之地安放在一起,纯血龙族之间的战争是最为残酷的。”

    凯撒耸了耸肩。

    姜正则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在他的龙族知识学习中,关于纯血龙族的战争了解是很少的,华国很早的时候便是混血种世家的天下了,而在封建社会之前的奴隶社会也很少出现纯血龙族的身影。

    有些世家提出过某些朝代或帝王是纯血龙族的观点,但只是猜想,根本没有确凿的证据来证明。

    原始社会实行的是禅让制,领袖的位置往往是有德者有才者居之,而且领袖们都是为了部落里的人民或整体大局尽心竭力,如果说他们是纯血龙族似乎有点不可能,想让龙类让位?不经历一场你死我活的一场战争似乎怎么都说不过去,更不要说为了部落中的普通人民而努力了。

    后来到了奴隶、封建社会,才隐约出现了纯血龙族的身影,但发生的都是纯血龙族与混血种之间的战争,龙类自相残杀的事件并没有记载。

    “那么索恩他们是误入了尼伯龙根了吗?”

    有学生会的成员此时居然有些羡慕,在他看来,能进入传说中的尼伯龙根,那是能吹一辈子的事情,如果进去侥幸杀死还在沉睡中的龙类,说是光宗耀祖都是小意思的,说不定还会被人写进历史的长诗。

    至于不幸遇难?委实不在这批混血种的考虑范围之内。

    不是因为自大与对生命的淡然,而是对荣耀和同伴认同的渴望,华夏混血种世家同样有这样一群对家族的尊严荣誉愿意誓死维护的人。

    “准确来说是炼金领域。”姜正想了想还是解释一句:“在你们的印象中,尼伯龙根是真正的一方天地空间,而不是这种不稳定的‘小世界’,不过他俩大概确实是进入到龙类的沉眠之地了。”

    会议桌上的大一新生们遗憾的神情变得更重了,恨不得能和索恩互换身份,而学生会成员则是严阵以待,狮心会的人进去了而学生会的人没有,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落后了,他们此次战争实践课是主席亲至,无论如何都不能被狮心会的人给压下来。

    “姜正,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们也进入到炼金领域当中或者是将他们两人带出来的方法。”克雷格询问道。

    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到姜正身上。

    “炼金术我不太懂...”姜正摸了摸下巴,“暴力破开你们不会接受,代价太大了;如果你们有特别懂炼金术的人可以尝试去破除,就像破阵一样。”

    众人相互看了看没有说话,他们在学院里学习过《炼金工程学》和《炼金化学》等学科,但这点知识比起浩瀚如海的炼金术来说连条小溪流都算不上。

    已经毕业的学员或是一些对学院比较了解的新生可能会知道他们学院里有一位副校长,他的名字叫做尼古拉斯·弗拉梅尔。

    如果是这位亲临的话想必没什么问题。

    看到没人吭声姜正也知道没有人懂,继续说:“第二种方法是利用炼金道具,专门来破解领域的道具更好,如果没有使用同样可以激活炼金领域的武器也可以,这种方法类似暴力破除,不过造成的破坏更小,如果把龙类的炼金领域比作一面墙,我们就是在拿锤砸开一个洞。”

    “我的狄克推多是炼金武器,内部铭刻有炼金领域存在。”凯撒扬了扬身旁随身携带的黑色猎刀。

    最近的两天时间里,凯撒一直随身携带着这把猎刀和一对银色的沙漠之鹰,炫酷的造型加上不俗的相貌在各大景点经常被一群前来旅游的小女生以及中年妇女请求合影拍照。

    令姜正意外的是,凯撒居然很是礼貌的配合了拍照,他的解释是:作为优雅的绅士,应该学会尊重美,尤其是女性的美,无论她的年龄大小、相貌如何。

    “猎刀...还是算了吧,太珍贵了,这种方法会使炼金武器本身的领域受损,不值得。”姜正为凯撒考虑道。

    “好吧,若是真的没有办法我倒也不介意,武器本身便是要上战场的,折断了又有何妨?”凯撒淡淡说。

    “第三种方法,我身上有带来的符箓可以暂时破开领域的一角,让我们进去。”

    姜正露出难为情的笑容,“只是这符箓有点贵,需要报销。”

    凯撒和克雷格眼神一亮,他们都想到了在拍卖台上看到的那张血红符箓。

    “多少钱?”克雷格率先问道,这是执行部的任务,一切费用支出都会上交给学院财务处,最后提交到校董会,他们显然是不缺钱的。

    “你们是用美元结账的吧?”姜正作出思考状:“五百万怎么样?这种符我只剩一张,能够维持一定时间,如果时间过了还没有出来就出不来了,不过若是在里面杀了那条龙,自然无妨。”

    “五百万嘛...”克雷格点点头,价格可以接受。

    他是见过符箓威力的人,那样的力量是无法用普通的导弹爆炸威力来对比的。

    “我出八百万一张,你还有吗?”凯撒低声问。

    座椅另一侧伊迪琳似乎也比较感兴趣,手指轻轻捅着他的肩膀,小声呼喊着他的名字。

    听到身旁的低语,姜正忽然觉得自己要价低了,如果他那天晚上在乐园的拍卖会上见到凯撒的大手笔,大概能定一个‘合理’的价格。

    “不同的符箓使用的材料不一样,我这里还有几张,分别是寻人、安神、封印,作用不大,而且都是针对我的能力书写的,你们用不了。”姜正想了想说:“回头我可以送两张给你们。”

    两人也不再强求,类似功能的炼金物品家里其实应该也有,只是见到新鲜的事物比较感兴趣。

    “稍后我会向执行部申请,支票或是银行转账都可以吧?”克雷格问。

    姜正欣然点头。

    “接下来向各位介绍稍后需要用到的屠龙武器,它来自...装备部,据说是他们的最新研究,在撒哈拉沙漠实验成功后立刻将原型产品送过来了两颗。”克雷格拍了拍手,房间里的屏幕点亮,上面是一件近一人高的火箭筒照片,旁边是两枚一米多长的导弹。

    “该武器被命名为“银色之陨”,改造的原型是atacms战术导弹,可搭载于潜艇、舰艇、轰炸机和陆地多管火箭系统。装备部简化了它的发射装置,将其实现单体发射,不影响精准度的同时威力得到小幅度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