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叶胜和酒德亚纪是近些年执行部发掘出的优秀年轻人,其中叶胜的言灵是蛇。”施耐德转而聊起了刚刚的的两位年轻人,并罕见地赞扬了他人。

    “蛇?”

    楚子航的言灵课目前仅上了一节,虽然他通过课下预习记住了让无数学员为之头痛吐血的繁琐复杂的言灵序列表,但大多数言灵的具体效果却不甚了了。

    “言灵•蛇,向四周探测并向并向施放者脑部直接传达信息的虚空之蛇,搜寻速度与“蛇”所处环境的导电性有很大关系,“蛇”的数量与搜寻范围与施放者血统相关,某些人认为这种能力可以解释为生物电流。”姜正在一旁普及知识点,接着道:

    “不管是叶胜还是卡文迪许,能力均是偏向于侦查类型,校长和教授很看重这次任务啊,那个叫酒德亚纪的女生来自日本,却不是蛇岐八家的人?”

    “蛇岐八家只是日本最大的混血种聚集群体,还有很多的散人混血种存在,比如富山雅史教员。”施耐德说。

    “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

    “三天之内吧。”

    ……

    日本东京。

    一场秋雨将这座城市提前带进了深秋的季节,夜空上星光灿烂绚丽,银座的璀璨灯火如梦幻般繁华,街头上霓虹闪烁,纵横交错的街道如棋盘分布,高楼大厦巍然屹立。

    枫叶被雨水冲刷一片片落下,铺满整片道路,仿佛时间的终结又如同生命的枯萎。以此来迎接即将来临的寂寞冬天。

    源氏重工。

    身穿黑色长风衣的年轻男人赤足走在木板上,腰背挺拔,他英俊的脸庞中透着些许阴柔气,白净的皮肤有着大理石般的质感,眉宇有力。

    男人手上戴着的一枚龙胆纹的银戒指代表着他的身份,源家家主,蛇岐八家少主,源稚生。

    源稚生将手中提着一柄暗红鞘的长刀侧放在地面,跪坐在榻榻米上,与对面的老人注目对视。

    老人的鼻梁挺直,眼睛深陷,面部线条如刀刻般清晰,跟一般的日本老人有区别,但他有着色泽纯正的黑瞳,一举一动都带着浓厚的日本味。

    橘政宗,橘家家主,蛇歧八家的大家长,他是当今掌控着日本黑道的男人,挥手间便足以掀起腥风血雨。

    “今年的秋雨格外寒冷刺骨,恐怕之后迎来的又是一个难熬的冬天。”橘政宗为源稚生倒上一杯热茶,源稚生双手接过,轻抿一口放在桌面上不再动弹。

    源稚生透过被雨水留下斑驳痕迹的大厦玻璃看到了外面繁华而充满凌乱的街道。

    在他看来,东京亦是如此,在经济繁荣的外表下,却半隐半现着无数的纷纷扰扰,杂乱无章。

    橘政宗眼神迷离,轻声感慨道:“在明治时代之前,日本底层的人民无法获得足够的木材作为冬天的燃料,如果经历这样的一个冬天,恐怕又要出现无数的冻死之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