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周嵩度过了两年来,最幸福快乐的一段时光。

    虽然袁月苓时不时就要和他强调,他们只是“朋友”,但是至少在胖哥看来,这和恋爱没什么区别。

    每天他们都会见面,至少在一起吃一餐饭,然后安排一项活动——大多数时候是陪月苓学习,少数时候,月苓也会陪周嵩走一走。睡前,他们会打一个电话,通常只有一分钟,但也足够让周嵩带着甜蜜的微笑入睡。

    和情侣的差别,除了名分和身体接触,就是月苓严格坚持避人耳目的地下状态了,对此倒周嵩不是很介怀,“知足常乐”应该算这人的优点之一。

    这天周嵩在寝室正襟危坐,把键盘推到前面,打开了一本满是注记和折页的书,像往常一样拿出了自己亲手削好的2B铅笔。

    “哈喽哈喽,欢迎来到小秋天的直播间,点关注不迷路,小喜欢送礼物,大喜欢上动漫,把持不住赶紧开守护,事不宜迟赶紧行动……”

    “胖哥,轻点。”周嵩回了回头。

    “这么用功,干嘛不去图书馆和你们家内位一起学?”胖哥把声音调轻了一些,略微不满地吐槽道。

    “月苓还是需要和她的小姐妹一起,在本校图书馆学习的时间的。”周嵩翻了一页:“再说了,这两本书可不能让她看见。”

    “你说她的舍友知不知道你们俩在处啊。”胖哥道:“一个宿舍的总是瞒不住的。”

    “不知道。”周嵩摇摇头:“我不知道她们知不知道。”

    胖哥站起身来,走到周嵩身边:“啥书不能让她看到?”周嵩想要遮挡,已经晚了。

    “《指男针》,《谜男方法》……这不是唐小洁上次送你的书吗?”胖哥拿起其中一本翻着:“借我也看看呗。”

    “那先借你《谜男》,指男针我现在着重在看。”周嵩没有抬头。

    胖哥索性拉了一张椅子过来:“你都学会什么了,给哥也讲讲,我也找个女朋友。”

    “很多啊,比如,你看这里,表白不是冲锋的信号,而是宣布胜利的号角。”

    “对啊,这你难道不知道?”胖哥道。

    “谁TMD跟我说过啊,你吗?”周嵩叫道:“我现在才知道啊。”

    “怪我,怪我。”胖哥扶额:“说真的,要是咱俩大一的时候认识就好了,我一定会拦着你当时乱告白的。”

    “你再看这里。”周嵩又翻到自己夹了书签的一页:“不要问对方能给你什么,要问我能给对方什么。”

    胖哥问:“啥意思?”

    “你就比如说啊。”周嵩转过身来:“我以前就一直想不明白,我这么爱袁月苓,她为什么就是不接受我,还一直躲着我呢?”

    胖哥说:“为什么呢?”

    “因为我的思维方向错了,只要她不爱我,那么不管我有多爱她,对她来说都一文不值。”周嵩说得头头是道:“我要想的是,我能给她什么,我能让她图什么,我要提高我自己的吸引力,让她对我感兴趣,然后喜欢我,这才是正途。”

    “不是。”胖哥哭笑不得:“这些道理我以前没给你讲过吗?你都听不进去,现在唐小洁送你两本书你就顿悟了?”

    “你什么时候给我讲过!”

    “我怎么没给你讲过!”胖哥翻了个白眼,翻着手中这本《谜男方法》。

    “我知道,网上天天有人发帖子说自己被渣了,你学坏了,居然在学这种东西。”

    “你错了,刀在手里,既可以杀人,也可以救人。”周嵩慢悠悠地说:“我们老实人学了这里面的思路,就可以……”

    “你还老实人。”胖哥揶揄道。

    周嵩竖起一根手指:“举个例子说——”

    手机忽然振动了起来,是视讯通话,周嵩瞥了一眼,点了接受。

    “周嵩周嵩,你快帮我看看,这两件小裙子哪件更好看?”视讯那头传来喧嚷嘈杂的声音,背景是angelic pretty的门店。

    周嵩故意锁紧眉头,反复看了十几秒:“我觉得你身上这件比较好看,不过尺寸好像不对,你要不要试试大一码的?”

    “会吗?”唐小洁疑惑地低头看自己:“我一直是都是S码呀……那,小姐姐,你再帮我拿件M码试试吧。”

    放下电话,周嵩意味深长地说:“举例完毕。”

    “你真不是个东西。”胖哥道:“你居然用唐小洁送你的书,学到的招,对付她自己。”说着便夹着椅子站了起来。

    “我对付她什么呀,我又不想追她,给你示范一下而已。”

    “你今天怎么没跟袁月苓一起吃晚饭?”胖哥移开玻璃门,走到阳台上收衣服:“这都几点了?”

    周嵩扭头朝阳台望去,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他的肚子也应景地发出了咕咕的叫声。

    “我去食堂,你去不去?”胖哥丢过来一根红双喜,周嵩摆了摆手。

    胖哥走后,周嵩看着自己的手机发呆。

    2小时前:“1”

    1小时前:“111”

    半小时前:“?”

    通话记录,两个对方未接听来电,半小时前。

    周嵩有些烦躁,但是强忍着再打给她的冲动。

    毕竟,《指男针》和《谜男方法》都叫他不要夺命连环CALL。

    继续在寝室呆着也有些坐不住,周嵩披上羽绒服出门,不知不觉走到了11号女寝的门口,在寝室门口打了几个转。他忽然觉得,这种感觉特别熟悉。

    运气不错,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夜色中走向楼道入口。

    “何思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