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陈非终于弄明白了对方究竟想要干嘛,他指着自己试探着说道:“你要催眠我?”

    年轻的心理咨询师有些泄气地说道:“没错!只有处于催眠状态,才能得到最真实的回答。”

    成年人心思深沉,念头芜杂,难免会提防警惕,只有用催眠术才能剥离各种杂念和伪像,最终直指本心。

    在蓝星业界被称为“大魔头”的一流催眠术大师,李白对自已的技术颇具信心,一个响指不能催眠的,那就两个响指。

    可是一直无往不利的催眠术却在对方身上意外失效,让他惊愕之余,难免信心受挫。

    除非对方是一块石头、木头或钢铁,否则就应该有点儿效果,但是此时此刻哪怕动用了催眠术媒介物这样的压箱底杀手锏,却依旧毫无反应,连一丁点儿都没有。

    这根本不科学!

    别问与魔法半斤八两的催眠术科不科学,问就是科学!

    “要不再试试?”

    陈非倒是无所谓。

    他以前从未被催眠过,对这样的体验有些好奇。

    “那就再试试!”

    心理咨询师李白表情严肃的认真起来。

    冲着身后的青衣佳人一招手。

    “你来!”

    他的催眠术是后天练习而来,以诱导为主。

    青衣佳人却是天赋异禀,根本不需要什么诱导暗示,走的是直接破防的路子,相当狂野粗暴。

    “看我的眼睛!”

    青衣女子来到陈非的面前,俯身吐气如兰,声音如幻。

    “……”

    陈非仿佛看到对方的瞳仁由黑转金,随即布满了裂纹,一片片闪烁着金光。

    青衣女子柔声道:“你看到了什么?”

    异样的瞳色能将人的心神拉入无穷幻境,陷入一片光怪陆离,波谲云诡之中。

    “大奈…子!”

    陈非实在不想说谎,因为那两团半月白都快要怼到自已的脸上,绝逼是大狗熊契科夫喜欢的那一款。

    话音刚落下,没来由的一阵恶寒,浑身汗毛直竖,肌肉都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

    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自已似乎应该马上离开这儿,或者严阵以待,最好再拿把枪。

    “打住!”

    心理咨询师连忙将快要炸毛的青衣女子拉了回来,然后没好气的看了陈非一眼,瞎说什么大实话。

    一旁做着笔录的另一位姑娘捂嘴直笑,明显是关注重点跑偏了。

    心理咨询师李白伸手在陈非面前晃了晃,说道:“陈非,你没被催眠对吧!”

    “呃!我不知道!”

    陈非以前没有被催眠过,自然不清楚这是个什么感觉。

    也许被催眠,也许没有,压根儿说不清楚。

    “应该是没有,你看到了什么?”

    心理咨询师李白仔细观察着陈非的微表情和肢体动作细节。

    往常最给力的催眠术派不上用场,但是一些小技巧依然有用武之地。

    “眼睛,变成金色,然后是一片片的,再就是……”陈非迟疑了一下,老老实实地说道:“奈子!”

    远光打得太眩目了,想不注意到都难,各位老司机请注意,两车交汇,勿开远光大灯。